彭德怀口中的“诸葛孔明”, 毛主席亲自赐名, 在三八线上寸土不让

1950年11月25日,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即将打响,彭德怀正面对着作战地图眉头紧锁。忽然,他对身边的副司令员邓华说:“快把军中的诸葛孔明给我请来!”——彭德怀口中的这位“诸葛孔明”,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总参谋长:解方。

解方究竟有什么样的本事,让身为志愿军总司令员的彭德怀都以“诸葛孔明”尊称?奔赴抗美援朝战场的他,又有着怎样传奇的一生?今天,本期节目为您讲述:朝鲜战场上的传奇“智将”——解方。

(解方)

少将东北军将领,为何会投奔我军

1908年,一个男婴在吉林省东丰县小四平镇的一户官僚家庭呱呱坠地,他的名字叫解如川,也就是后来的解方,父亲是吉林省的省议员,母亲则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。

优渥的家庭条件,让解如川自幼便接受到了同龄人难以拥有的校园教育。在奉天第三高等中学读书时,他认识了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位贵人:张学良的胞弟,张学铭。同窗共读期间,张学铭十分欣赏解如川的才华,于是便邀请他到日本东京成城学校留学深造。

(解如川)

在日本高校攻读日语和军事的半年后,初掌军权的张学良调解如川回国协助工作。1928年,经过国内短暂军旅生活的磨砺后,解如川考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二十期步兵科进修,服役于日军第3师团第6联队。同年5月3日,为阻止国民革命军北伐,日军制造济南惨案,解如川所在的军队被调往支援侵华日军,解如川得知后愤然离队。不过,因为日军当时仍愿与奉系军阀保持合作,所以并没有在事后追查解如川临阵脱逃一事,允许他继续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完成学业。

1930年,学成归国的解如川回到老同学张学铭的身边,先后担任天津市保安总队长、天津市警察局侦缉队长等要职。1931年9月18日,九一八事变爆发。三个月后,东北三省全境沦陷,但日本却并没有停止侵略的步伐:1931年11月8日晚10时30分,驻天津日本军在土肥原贤二指挥下,兵分三路向天津市政府和警察局发起进攻。解如川率领天津市保安队,依托防御工事顽强抵抗,给予日军迎头痛击。1931年12月1日清晨,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再次对天津发起进攻,却又一次被解如川率领的保安队击退,史称“天津事件”。

(天津事件爆发时的城市防御工事)

经历过与日军的两战两捷,解如川在东北军中威望骤升。1935年,他被提拔到东北军第五十一军军部参谋处,担任二科中校科长一职。同年6月,第五十一军被编为西北“剿匪”军2路军第8纵队,前往陕甘宁边区阻击红一方面军西征。在与红军交战的过程中,解如川逐渐了解到红军是一支什么样的革命武装,我党又是一支什么样的革命队伍。深明大义的解如川多次劝说第五十一军军长于学忠、东北军领袖张学良放弃同室操戈,带领东北的弟兄们“打回老家去”。早有此意的张学良在听闻解如川的劝说后,将解如川视为心腹,多次派他秘密前往广西会晤李宗仁、白崇禧二人,共谋联合抗日。

1936年4月,解如川秘密加入我党,执行在东北军内进行抗日反蒋宣传的任务。同年12月12日,张学良、杨虎城发动“兵谏”,囚禁蒋介石。解如川则奉张学良密电,通知于学忠部队及时配合行动,将驻扎在兰州的蒋介石嫡系部队悉数缴械,为西安事变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(左起:张学良、杨虎城、蒋介石)‍

1936年12月26日下午,蒋介石座机平安抵达南京,西安事变在国、共多方努力下和平解决。1937年2月,解如川担任我党驻东北军上层工作委员会委员,随同东北军前往苏北驻扎。同年7月7日,日本发动卢沟桥事变,抗日战争全面爆发。1938年3月24日,台儿庄战役爆发后,解如川率驻苏北地区东北军部队参与战斗。1939年初,解如川被提拔为第五十一军第113师第337旅上校副旅长,后转任第114师少将参谋长,担任我党驻第五十一军地下工委书记。

毛主席亲自赐名,东北野战军军中“智囊”

1941年1月4日,国民党顽固派武装偷袭新四军部队,皖南事变爆发。因抗日形势变化,解如川于当年6月奉命回到延安,并在1942年得到了毛主席的亲自接见。忍辱负重多年的解如川终于可以公开自己的党员身份,与自己的战友们并肩作战。

在见到毛主席后,毛主席欣慰地感慨道:“你回家了,也就迎来解放了,从今以后你就叫解方好了。”解如川很高兴地接受了毛主席为他起的新名字——从此,东北军第五十一军的总参谋解如川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八路军第一二O师三五八旅参谋长:解方。

(解方)‍

在就任第一二O师三五八旅参谋长后不久,解方便前往吕梁军区,指挥当地抗日游击斗争,直至1945年9月9日抗日战争胜利。抗战结束后,尽管全国人民都沉浸在胜利的巨大喜悦之中,但同时华夏大地也是暗流汹涌:国共两党围绕地区、军械的接管权问题,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,而工业基础雄厚的东北三省地区则成为了双方争夺的焦点。深谙东北形势的解方于1945年11月被调往辽宁军区,担任副司令员兼参谋长,主持建立东北地区革命武装一事。

1946年初,解方调任辽北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,兼任万毅的第七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。同年3月31日,国民党军东北行辕主任熊式辉和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公然撕毁《调处东北停战的协议》,集中5个军11个师的兵力向南满、北满地区发动进攻。同年4月18日,国民党新一军三十师,向四平南郊的海丰屯、玻林子和鸭湖泡等阵地发动进攻,第二次四平战役正式打响。

同年5月18日,我军为保存有生力量,主动撤出四平,解方担任新组建的辽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,指挥部队从城市撤到梅河口、东丰、西丰、西安、辉南、清源等县农村各地,重新积蓄力量。1946年9月末,东北国军打破停战令,进攻南满、北满,东北战局再起。1946年12月解方参与指挥临江战役,令李红光支队、军区3个独立团在柳河、辉南、蒙江一带向国军进攻。在辉南战斗期间,解方仅率一个独立团和一个支队,就全歼了国军的2个保安团。

1947年5月,东北夏季攻势开展前,解方向辽东军区司令员萧劲光、政委陈云提议:“想要攻克梅河口,必须要先扫清外围之敌。”同年5月13日,南山城子之战打响,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第10师在第三纵队的配合下,击溃新22师进攻,毙伤俘285名,缴获榴弹炮4门,汽车16辆,坦克2辆,其它各种火炮15门,在东北夏季攻势中取得了耀眼的战果。

(东北夏季攻势)

战后,指挥东北野战军第十纵队的副司令员韩先楚感慨道:“在一些重要的战役中,我们还是要听解方的意见!如果不听他的意见,我们可能要吃亏!”

志愿军中“诸葛孔明”,促成朝战停战

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,解方将自己的毕生心血都投注到新中国的国防事业中。1950年6月25日,朝鲜战争爆发,听闻消息的解方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和家中未满月的孩子,连夜写信,“请缨北上”。1950年7月下旬, 北边防军的第十三兵团向鸭绿江江畔集结的同时,解方也抵达第十三兵团司令部开展参谋工作。

1950年10月8日,毛主席下令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。10日,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在沈阳举行军以上干部会议,共同商议秘密渡江一事。解方向彭德怀建议道:“志愿军如要进行秘密渡江,需提防美军轰炸。建议先将志愿军全部集合在鸭绿江江岸待命,在夜间从安东、长甸河口与缉安三路同时过江。在后勤方面,入朝作战依赖东北后方后勤补给,应有计划地建立战役后勤补给供应点,和供应线。”

这两条建议后来均被彭德怀采纳,投入到实战当中。

(抗美援朝)

1950年10月19日,中国人民志愿军趁夜色秘密渡过鸭绿江,进入朝鲜国境,抗美援朝战争正式打响。1950年10月25日,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0军118师侦察连与韩国军队第6师2团第3营于温井一带遭遇,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爆发。在第一次战役期间,担任志愿军总参谋的解方主持志愿军总司令部的组建工作,制定了一套志愿军司令部的《工作条例》,以“严、细、快、准”四字为原则,提升了志愿军司令部的指挥效率。

在1950年10月25日——1950年11月4日的云山战斗中,第三十九军击溃美国骑兵第一师,美军伤亡1849人,韩军伤亡530人。为提振士气,解方为众人讲述起美国骑兵第一师的来历:“这支部队诞生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,是华盛顿开国组成的骑兵部队。后来这支部队虽然没有马了,但是士兵臂章还保留着马头的符号,是美军的常胜之马。可惜不管他多厉害,都还是败在了第三十九军的刀下。”众人听闻后,都不由得哈哈大笑。

(云山战斗)

1950年11月5日,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正式结束。在此期间屡立奇功的解方愈发受到彭德怀的重视,被他称为“军中诸葛亮”。1950年11月25日,不甘失败的美韩联军卷土重来,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打响。在此战中,志愿军参战兵力为38万余人,联合国军参战兵力为22万余人,但后备兵力却有33.3万余人。

面对着来势汹汹的联合国军,解方提出诱敌深入的“增兵减灶”计:白天不生烟,晚上烧开水;擦去轮胎印,部队昼伏夜出。急于在“圣诞节前”结束战争的联合国军果然中计,误以为我军兵力不过6—7万人,于是大胆追击,给予了我军在第二次战役中将敌军分东、西两线击破的机会。1950年12月24日,第二次抗美援朝战役结束后,我军取得战果远超最初预料:共计歼敌3.6万余人,并趁机收复平壤和三八线以北地区,报道朝鲜战局的美联社惊呼“这是美国历史上最耻辱的失败,麦克阿瑟是蠢猪式的司令官”。(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西线作战图)

(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西线作战图)

在接下来几年的朝鲜战场上,作为志愿军参谋长的解方多次屡出妙计,建立功勋。因为在年少赴日留学时学过英语,解方在1951年7月10日的第一次朝鲜战争停战谈判中,作为中方代表出席。在谈判桌上,美方多次提出“因美军占据制空、制海权,故中、朝军队应让出部分陆上阵地的无理要求”,解方听闻后怒斥道:“就是因为你们有制空权和制海权,你们还能待在朝鲜半岛,要不是我们早把你们赶下海了!”这一席话将美方代表顿时说得哑口无言。而在1953年2月——7月的第二次朝鲜战争停战谈判中,解方也是据理力争,令美方首席谈判代表乔埃感叹道:“这个人思维敏捷,有外交才华,很难对付。”

1953年7月27日上午10时,朝鲜停战协定签字仪式在板门店举行,朝鲜战争结束。1955年,解方被授予少将军衔,在798名首授开国少将中位列第二。因为年轻时,解方曾在国军中也被授予少将军衔,故被人称为“双料少将”。他的一生转战南北,历经坎坷,却终身为国为民而战,“双料少将”的荣誉堪称实至名归!

posted @ 22-06-21 03:22 作者:admin  阅读:
彩名堂平台,彩名堂官网,彩名堂网址,彩名堂下载,彩名堂app,彩名堂开户,彩名堂投注,彩名堂购彩,彩名堂注册,彩名堂登录,彩名堂邀请码,彩名堂技巧,彩名堂手机版,彩名堂靠谱吗,彩名堂走势图,彩名堂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彩名堂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